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
主题 : 老婆的欲望
级别: 侠客
UID: 532891
精华: 0
发帖: 200
金幣: 2146 個
威望: 208 點
貢獻值: 3 點
邀請幣: 1410 個
在线时间: 54(时)
注册时间: 2019-04-27
楼主  发表于: 07-12

老婆的欲望



老婆的欲望


那天晚上,我抓着老婆的奶子睡得很香,一觉睡到不知道几点,睁开眼睛的
时候,看见老婆还在睡梦中,甜甜的模样,枕在我的身上。我这个角度看着老婆
那猫咪般的睡姿,突然一阵心疼,昨天晚上,是我鬼上身了吗?娘的,半夜不抱
着这只小猫咪睡觉觉,出去外面鬼混,我真的是疯了!
  我真想跪在观音菩萨面前,让代表全女性的观音「娘娘」给我狠狠地掴两巴
掌,不过千万不要给我定什么罪行,最多下辈子罚我做女人,但这辈子……还是
做爷好点!毕竟,做现在的我,的确也挺好的,你们说是吧?
  稍晚点,老婆下楼去买排骨,说要给我煲汤喝,她说觉得我最近总是很累的
样子,加上昨天晚上如此地卖力劳动,为了犒劳我的劳动成果,她要给我煲个十
全大补汤……幸福吧?
  我跟老婆在一起三年,做爱不可能缺,胃口也从没有缺过,一切都是老婆帮
我打点,我也觉得我这小子是几辈子修来的。可是,最近跟老婆怎么了?可能多
了一个让我新鲜刺激的女人吧!我真的对不起老婆,这样背着她出去偷欢……真
不希望捉奸在床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!
  想着想着,娜给我打了个电话,我看着电话,满腹的忧郁,接吧!
  娜在那头轻声问我:「臭小子!大坏蛋!想我了没有?」
  「你老公不在啊?」
   「嗯,我醒了之后就没有见到他。」
  「昨天晚上的事情他没有察觉吧?」
  「不知道呢!察觉了我也没有办法!谁叫我满身的腥臊,都是你的精液的味
道……」
  「小骚货!我的肉棒上面也是你的屄香嘎!」
  完了,被这个骚货嫂子挑逗两下,忏悔之意全然不见,男性荷尔蒙又一次地
急剧堆积,至于堆积的地方在哪里?不用我说了吧!
  突然想起什么,我说:「对了!昨天晚上我射在你里面,怎么办啊?会不会
闹出人命了?」
  「呵呵……你怕了?想不负责任吗?」
  我当时真的是怕啊!全世界广大淫民一定在想:不会吧?这么傻的事情都能
做得出!这不是「借肚留人」吗?
  我支吾得突然啥都说不出来,怎么办呢?让老婆知道了,我在澳洲怎么自杀
好呢!悉尼的海多,跳崖算了!娜看我说不出话来:「你真的是怕了!你怕我肚
子里面留下你的种?」
  听完这句话,我突然想到一个绝妙的解决方法,不过就是损了一点,不是一
点,是超级损!她昨天晚上除了跟我做爱以外,不是还有一个人吗?我才发现,
这个世界上不止我一个人会射精!哈哈哈……我顿然觉得皇天不负有心人。好像
这个比喻不妥当啊!不过皇天果然没有陷害我……兴奋得我想大笑出来,但是,
娜还在那边逼问我!这一冲头的刺激感可不能表现出来,不然就太贱了!
  我定了定神!温柔地并带着沉着地说:「娜,我喜欢你……孩子要是真的留
在你肚子里,就生了吧!我不是怕了,我是怕另外两个受害者,两个不知情的受
害者被我们伤害在无形无影之中,我们良心过不去啊!能拥有你,我很满足了!
但是如果,我们不幸种下这个禁果,我愿意背下这个债!」
  感人吧?多么的感人啊!所以,当然的,娜哭了!哭得幸福、哭得无助,只
说了一句:「我爱你……但不会伤害你……」就挂机了。
  我盖了电话,庆幸着刚刚的灵机抢救了我,但是还是觉得很对不起娜!还有
我那傻不啦叽的哥们儿!难道真的让我哥们帮我扛罪吗?这孩子如果长大后越来
越像我,怎么办?天啊!不敢想像……
  这时哥们儿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,他很兴奋地说:「星爷,跟你说我们明天
启程去GoldCoast(澳洲一个非常出名的滑浪天堂叫做黄金海岸)。」
  我一听,赶紧问:「不会吧!干吗?这么有雅兴去那干吗?跟谁啊?」
  「我、我老婆,你、你老婆,还有Ray、Max,加上他们的娘们儿,八
个人左右吧!你开一辆车,Max开一辆车,正好!Ray已经联系好那边的人
了,帮我们租了一套复式屋,正好!最近我跟老婆性生活好像不是很那个,时间
太短了,出去玩玩、做做爱,发发疯吧!」
  听完哥们这么一说,我觉得哥们儿对娜也不错,可是,这次出去是为了找个
好点的地方操娜的,心里面多少有点不爽!不过算了,说不定我和娜有点什么奇
遇呢!于是也就答应了。
  当天晚上,老婆听到可以出去玩,当然非常高兴,给娜打了个电话,约娜去
超级市场买明天路上的零食,我跟朋友就去做牛做马,帮她们拿包包、提篮子。
  不过,看着两个被我操的女人,居然这么和谐……当然是有不知情者,不然,
天下哪有这么太平啊!突然很羡慕古代的男人可以三妻四妾。
  这天晚上,我们有说有笑的回家了,各自整理行李,老婆高兴的在家里乱蹦
乱跳,光着屁股跑过来亲我一下,然后又跑开了。女人就是女人,出个门,连浴
巾都要带四、五条,我的天啊!我的头都大了!收拾了四个包包出来,没有想法
了……
   第二天一早,我第一个下楼先把车热上,跟另外四个朋友等我家的那个皇后
娘娘,还有没人知道的一个后宫妃子——我哥们儿的老婆。
  很快启程咯!老婆跟娜坐在后面,有说有笑的,我跟我哥们儿在前面,谈东
谈西的。两个双子座的男人,不可能停得下来嘴的,我呢,时不时的从反光镜里
面看看那神态多姿的娜,侧面的她更加诱人。
  看着她,我突然深情起来,忆想着我们抽插时的场景、身体碰撞出的动人旋
律,真是娘的爽!或许我的深情让娜感应到了,回赠我一个闷骚的媚眼!不知道
我们的眉来眼去,又有没有人注意到呢?车上坐着另外的两位就是受害者,不知
道你们有没有看到我刚才跟娜互相的暗送秋波……有没有呢?阵阵的暗爽涌上心
头……还有,我跟哥们儿坐的那个位置,上面可能还有从娜屄里面流下的精液和
屄液的混合体,呵呵……可别沾在裤子上咯!
  一路的遐想、一路的思想游荡,十二个小时的车程,累死我了!终于到了,
找了个中餐厅,叫了一桌的海鲜,我是累得要命了,坐下之后,上来一盅汤,老
婆和娜各自帮我盛了两碗,哈哈……幸福的男人啊!
  老婆说:「老公,多喝点!今后这几天都是靠你这马夫咯!别累得不理我就
好了。」
  我回她一句:「放心吧!再累也能满足你!」全场人们大笑一声。
  娜也有表现机会哦!装碗汤之后,非常温柔的说:「臭小子,嫂子我也来犒
劳你,别把你累垮了。满足你老婆后就剩半条命,那可就不值钱咯!」
  像我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被他将军呢:「当然不会了!我可是一王双后的重
量级哦!怎么样,要不要试一下?」
  娜一掌打在我身上,说:「死孩子!没大没小,嫂子你也不放过!小心你哥
葵花点死你哦!」然后抱着我哥们的胳膊看了看我,好像在向我示威,当然生气
了!
  我虽然身体很累,可是意志不累啊!看着娜的妖媚,我恨不得现在就公开把
她放在餐桌上,美美的烹调一番,让他老公看看兄弟我的淫威……不过算了,表
情要控制住,不然就出事咯!
  这天晚上,我们都早早休息了。我跟老婆的房间是在楼上,这个房子不错,
离海边很近,一个两层楼的复式屋,是公寓大楼得最顶楼。住得高,看得远,站
在阳台上,好高,可以看得很远的海浪慢慢的暗涌着,抱着香香的老婆,迎着阵
阵海风。
  老婆的蛮腰真的很好抱,没有穿奶罩的咪咪,像果冻一样晃荡不停。闻着老
婆的耳垂,老婆撒娇地依偎着我。阳台上的一张谢谢上,我们坐下了,老婆坐在
我大腿上,我们静静地拥抱着,老婆透明睡裙里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摩擦我的
大腿根,其实大腿根那还能有什么?不就是我的肉棒啊!
  吃过饭、洗过澡的我,休息过来了,没有那么累了,当然淫念也就大增了!
  我慢慢地拉下老婆睡裙的吊带,咪咪头,也就是乳头啦!膨大地对准了我的
嘴,好像在挑逗我,好像在等待我,我当然是迫不急待地啃咬着老婆的奶子,舌
头跟乳头交战起来。
  老婆咬着下唇,抱着我的头、摸着我的背脊。老婆的水帘洞果然名不虚传,
我的手上下都不放过,一手抓咪咪,一手摸穴穴,老婆的水帘洞早已黄河泛滥、
洪水成灾,突然想到了一句话:「我拿什么拯救你?我的爱人。」应该改一下:
「我拿什么抢救你的缺堤?我的爱人。」
  我从睡裤里拔出老婆期待已久的肉棒,亲手交给老婆,温柔地说:「老婆,
我把我的尚方宝剑交给你了,任由你处置,好好对待它,好好惩罚它吧!」
  老婆满嘴的淫笑,亲我的额头的同时,把我那一柱擎天的顶梁柱埋进了自己
的下体,自己那缺堤的入海口。我的肉棒迎着汹涌的浪潮勇往直前,老婆的屄虽
然无止尽地吸引着肉棒,但是不安份的肉棒绝对没有对不起阴道的欲望……
  这时候,听到女人的一声声的淫叫,这个声音很熟悉!但是不是老婆的。渐
渐地声音越来越大,是从隔壁传出来的!好像是娜的叫床声音,好像是那娘们发
 骚的呻吟。Shit!难道他们在做爱?娘的,这么晚了,不睡觉,做什么鸡巴
爱啊!但自己何尝又不是……
  娜的声音仿佛是生怕我听不到,越来越大声、越来越淫荡、越来越让我受不
了,这声音实在太刺激我了!我怀里的老婆还在我的肉棒上玩耍,我把她抱起来
放在窗台上,岔开腿,狠狠地发泄在老婆的屄里,回应耳朵里那躲不掉的娜的淫
叫。
  老婆的屄好像已经装不下我的巨棒,撑开得屄越来越大、越来越粗的肉棒,
让老婆充份享受下体摩擦的快感。爽啊!狂啊……老婆开始要叫了,但是因为这
时在外面,不在家里,老婆可没有这么不矜持,可不是随便都能叫出来的。她一
直憋着不敢叫,只是小小声地在我耳边撒娇。
  这时候,老婆突然紧紧地抱着我的背,小声对我说:「老公,你操我操得好
厉害!姐姐好喜欢,但是……但是……姐姐好想叫,好想叫……我要叫啊!我要
叫……」
  老婆越是不敢叫,我越是要努力地操,以便让旁边那屋里疯狂性交的两个人
听听,这才叫大发淫威!这才叫实力!
  我越来越奋力,越来越强硬,狠狠操着如痴如醉的老婆,老婆的「嗯、啊」
  声不断,而且,声音也开始越来越大!让老婆神魂颠倒、让老婆不省人事的
我,不禁让这一个女人享受着应有的高潮,还有一个不属于我的世界的女人也享
受过我赐予的高潮。
  正在和别人性交中的叫声不断地刺激我,是怒火,还是醋意?让我迟迟不肯
放过老婆,换个姿势再来一次。转过老婆的身子,让她趴在落地玻璃上,从后面
来,但不走后门,还是走中门,至于前门,我的精子们有可能混进去,不过我这
么大的阳物恐怕是没希望了。
  挺起腰杆,朝着那意犹未尽的屄冲去,老婆的身子被我一次又一次地攻陷,
不放过她每一次的喘息,让她每一次的呼吸交替都为我而呐喊……老婆的奶子,
在被我变幻无常的抽插中一次又一次地甩在玻璃上,想想啊……那对大奶子,在
玻璃上又揉又摁的,如果玻璃是个人的话,岂不爽死了?
  干啊!……越想越High,老婆被我腿间炮轰得东到西歪、左右摇摆,那
情形,实在无法用人的语言来形容,有待人类文化的进展吧!
  做爱的场面往往让我失控,加上娜在旁边那屋里的狂叫,仿佛我的努力进取
都进去到她屄里去了!这种叫声让我邪恶地抓起老婆的头发,狠狠地亲吻她、啃
咬着她的耳垂、吼出了我欲望深处的狂妄。我疯狂地亲吻老婆,疯狂中让老婆全
然不知所措,只好任我开枪,任由我炮轰她即将失禁的下体……
  最后是我失禁了,我的精液失禁地喷射了出来,如果一头袋鼠的最高时速达
到190迈,那么,我的精液就是190+迈的速度,抵达到子宫深处。老婆的
奶子这时才慢慢从玻璃上滑落,跪在了谢谢上,靠在谢谢背上,可以说,她大概
实在说不出话了。
  刚才的呻吟+呐喊,大概全黄金海岸的人都听得出这是女人疯了的叫床声。
  我也累了个半死,身体在跟老婆做爱,脑袋却在跟隔壁的娜交配,双方的战
果,好胜的我一定是赢家。
  我静了下来,听到旁边那屋的一对我心目中的「狗男女」早就没有了动静,
老婆就像断气似的跪拜在谢谢上。阳台的风好大,怕老婆着凉,我亲了亲老婆的
屁股,还有她光滑的大腿肚子。
  黑暗中,我把手伸进老婆的屄里面,摸到的是老婆和我身体射出的混合体,
所谓的性爱黏液。老婆感觉到下体被我调皮地挑逗着,身子稍稍动了一下,我用
身子挡住吹向老婆的海风,搂起老婆虚脱的身子,轻声在她耳旁说:「祖奶奶!
  我错了,我不该操你操得那么卖力,把你累死了,明天我找谁操啊?「
  老婆听了,笑了笑……笑得有气无力,一只手搂着我的脑袋,慢慢转过身,
看着我月色朦胧的眼说:「老公啊!刚才我好像在生死边缘转了一圈,又好像到
天堂转了一圈,我以为我快被你这死鬼操死了!


 【完】


花点小钱打赏一下楼主 :

赏+5

赏+8

查看

失效
描述
快速回复

一贴内多次回复或恶意灌水的直接永久禁言!
按"Ctrl+Enter"直接提交